孫楊這一年沒有一刻放棄訓練 羨慕隊友體能測試

孫楊這一年沒有一刻放棄訓練 羨慕隊友體能測試
2021年06月23日 08:59 澎湃新聞

  孫楊還要獨自等待。

  在重審結果公布前幾周,孫楊更換了他的微信頭像——悠然的秋日山谷中,升起了一輪朝陽。

  這個頭像的寓意不言自明,在經歷了長達近3年的誤讀、掙扎和絕望后,孫楊似乎看到了曙光。

  但在6月22日深夜,一紙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判決書,讓孫楊剛剛燃起的希望破滅——8年禁賽減為4年3個月(即51個月),從2020年2月28日開始計算,這也確定了孫楊無緣東京奧運會和2022年在自己家鄉舉辦的杭州亞運會……

  上訴的這一年多對孫楊是痛苦的一年,也是艱辛的一年,但他從未放棄自己的訓練計劃,放棄對一潭碧波的期待。

  他拼盡全力,他只是想回來。

  孫楊微博。

  憤怒,然后沉默

  故事的開頭還要從三年前講起。

  “暴力抗檢”事件發生在2018年9月4日晚,受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委托實施興奮劑檢查的IDTM公司三名工作人員至孫楊住處對其進行賽外反興奮劑檢查,隨后IDTM給國際泳聯報告說“孫楊暴力抗檢”。

  孫楊的代表律師則發出聲明:“他全力配合檢查,但檢查過程中檢查人員存在多項違規操作?!?/p>

  隨后,中國游泳協會也在官網做出正面回應,表示孫楊沒違規,并強調協會一貫堅持反興奮劑的堅定立場。

  今年過年,孫楊在微博曬出和爸爸的合影。

  2018年11月19日,國際泳聯就此事在瑞士洛桑舉行聽證會;2019年1月3日,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委員會做出裁決:IDTM此次執行的興奮劑檢查無效,孫楊沒有興奮劑違規行為。

  2019年3月12日,WADA就孫楊暴力抗檢一事正式上訴至CAS。孫楊及其律師團隊于7月19日發表聲明:“要求CAS舉行聽證會時向公眾開放,以求公開透明,證明自己的清白?!?/p>

  2020年2月28日,CAS宣布——孫楊未能遵守WADA的規定,決定對孫楊禁賽8年。

  孫楊隨后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訴。

  孫楊嘗試射箭。

  彼時,孫楊在社交媒體發文稱,“ 我一直堅信自己的清白。收到國際體育仲裁院的裁決結果,我感到震驚,憤怒,不能理解!”

  “我明明按照興奮劑檢查的各項規定,積極配合,只是因為檢查人員不具備資質,他們當時自己也承認了這一點,所以同意不帶走血樣,怎么就成了我的錯誤?!”

  “考慮到國際體育仲裁院在本案審理過程中存在的問題,我已經委托律師依法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訴。讓更多的人知道事實真相?!?/p>

  “我堅信自己的清白!堅信事實必定戰勝謊言!”

  但隨著外界各種信息的喧囂,孫楊整整沉默了一年——他僅僅在農歷2021年大年初一,發布了自己射箭和打高爾夫的照片。

  當時孫楊寫道,“用運動開啟牛年新氣象!好山好景好心情?!?/strong>

  此外就是給自己的牙醫和澳大利亞隊藥檢不合格的新聞點贊……

  孫楊微博截圖。

  好在,孫楊的上訴取得了理想的結果——去年12月24日,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判決結果撤銷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此前涉及孫楊禁賽8年的裁決,理由是國際體育仲裁法庭仲裁小組中的一名仲裁員存在偏見和歧視。

  在更換了仲裁小組成員后和本方律師團隊后,孫楊案重審聽證會于今年5月25日以不公開的方式舉行。

  2011年上海世游賽,孫楊震驚世界。

  哭了很久,一夜沒合眼

  這一路走來,孫楊心中的痛苦和掙扎,只有他自己最能體會。

  此前在和澎湃新聞記者交流時,孫楊就曾透露過這一事件給自己帶來的巨大打擊。

  他說,在得知禁賽8年的處罰結果時,他正在訓練,然后腦子嗡的一下……當他從泳池爬出離開訓練場,他又哭了很久,幾乎一夜沒合眼,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處于一種“不真實”的狀態。

  那段日子,他的眼前一直閃過關于這次事件的一幕幕畫面——對于一名運動員來說,長達8年的禁賽處罰幾乎等同于職業生涯的終結。

  事實上,對于孫楊來說,原本就沒有抗拒藥檢的必要。據澎湃新聞記者從知情人士處了解,那段時間,孫楊原本就已經接受過密度極高的藥檢——比如在事件前不久的雅加達亞運會上,6天的比賽時間里孫楊有5天都接受了藥檢,回到杭州之后第二天又接受了藥檢。

  因此對于孫楊來說,沒有害怕和逃避藥檢的理由。

  針對外界的某些傳言,知情人士還透露,按照反興奮劑相關規定,12個月內漏檢3次就會判定違規,但孫楊職業生涯至今從來沒有漏掉過任何一次藥檢。
甚至在2月底禁賽8年的處罰決定出爐之后,孫楊還在持續接受和配合藥檢……

  其實,早在2019年11月,孫楊在參加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公開審理時,就曾還原過2018年的“暴力抗檢”風波的真實經過:

  孫楊要求尿檢官出示相關證件,結果發現尿檢官沒有任何興奮劑檢查資質,他立即致電主管領導和隊醫報告此事。請尿檢官離開后,血檢官對孫楊出示了護士證,于是他讓血檢官抽了血。

  但隊醫趕到后,發現血檢官的證件也不符合興奮劑檢查資質要求——由于血檢官具備興奮劑檢查資質才能采集血樣,因此隊醫表示血檢官之前采集的血樣不能帶走。

  隨后主檢官告知血瓶可以留下,但血瓶外包裝他們要帶走,為此孫楊母親找來小區保安將血瓶外包裝“分離”,血瓶根本沒有損壞。

  孫楊說,當晚自己不僅配合抽血,還提議可以等檢查人員拿來有效證件,或者更換有資質的人員后再進行檢查,但主檢官拒絕了這一提議,檢查最終未能完成……

  隊友體能測試,他很羨慕

  雖然遭受到巨大的打擊,但孫楊不想放棄,也沒有放棄。

  他曾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就算不能回到職業賽場,也不會離開自己深愛的游泳事業——“未來我也一定會堅守體育,做一些青訓工作,給國家培養后備游泳人才?!?/strong>

  而在此前無法正常訓練的日子里,他也沒有降低對自己的要求。

  在情緒穩定下來之后,孫楊自己也在以個人的方式堅持科學訓練,同時也依然在飲食方面特別注意,保持自己良好的身體狀態。

  不過,還是有些瞬間,戳中了孫楊胸中的酸楚。

  當他看到外界都在參與和討論體能測試,孫楊就對澎湃新聞記者說——如果是他自己去測,肯定不會有問題。但很遺憾,自己連測試的機會也沒有……

  “困難會使我成長,變得更加強大?!?/strong>這也是他在和澎湃新聞記者交流中所說過的一句話……

  對于孫楊來說,心心念念的碧波泳池或許還在巴黎等他,而他能做的只是獨自上路,堅持自己心中對游泳的熱愛……

  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蝕骨之痛,再起之時。

孫楊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