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夢斷東京路 還有堅持下去的必要嗎?

孫楊夢斷東京路 還有堅持下去的必要嗎?
2021年06月23日 06:43 北京青年報

  來自:北青體育 劉艾林

  北京時間6月22日晚,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關于孫楊案件的第二次聽證會結果出爐,中國游泳奧運冠軍孫楊的8年禁賽期被減為4年3個月。禁賽期自2020年2月28日起,至2024年5月28日結束。這意味著孫楊將無法參加即將開幕的東京奧運會,甚至也不能趕上2022年在他家鄉杭州舉行的亞運會。從理論上來說,如果孫楊繼續堅持訓練,不放棄他的職業生涯的話,他還有機會參加2024年巴黎奧運會,但是屆時他的年齡將接近33歲。他還會堅持下去嗎?還有這個必要嗎?

  關于這個問題,截至目前,還無法獲悉孫楊本人的真實想法,他自己也需要時間來“消化”這個消息,思索未來的職業生涯和人生走向。但至少在6月22日的二次聽證會裁決之前,孫楊的做法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在去年2月28日接到CAS第一次聽證會裁決的時候,孫楊迅即通過社交平臺表達了自己的應對:“我一直堅信自己的清白。收到國際體育仲裁院的裁決結果,我感到震驚,憤怒,不能理解!”“我明明按照興奮劑檢查的各項規定,積極配合,只是因為檢查人員不具備資質,他們當時自己也承認了這一點,所以同意不帶走血樣,怎么就成了我的錯誤?!”

  但經過了最初的憤怒、不解和失望之后,孫楊在情緒平復下來時所做的事情,就是在委托律師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訴的同時繼續堅持訓練,因為他堅信自己是清白的,上訴會取得勝利,他會有重歸賽場的那一天。

  據北青-北京頭條記者了解,孫楊恢復自主訓練從2020年的三月初就開始了,距離他收到禁賽八年的裁決書僅僅過了三天。然后,他一直堅持訓練了1年4個月的時間,直到6月22日第二次聽證會裁決出來之前,他還在泳池中訓練。這期間,孫楊幾乎每周一上午開始至周六下午都在練,周六晚上才和家人一起度周末。與以往的區別在于,他沒有教練的臨場指導,只有一個人在泳池中孤獨地游著。

  而在從2020年2月28日CAS第一次做出裁決之后,除了孫楊律師團隊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就CAS裁決其禁賽8年提起上訴要求撤裁,并獲得受理和撤銷裁決成功之外,孫楊基本淡出了媒體和公眾的視野,幾乎保持了將近一年的沉默,直到2021年農歷大年初一,他才在自己的社交平臺上發布了射箭和打高爾夫的照片,并配上了文字:“用運動開啟牛年新氣象!好山好景好心情?!?/font>

  應該說,孫楊的家人、身邊的朋友對他保護得非常好,他和他的團隊、家人也沒有接受過正式的采訪或者表明自己未來何去何從的態度,確保他得以不受打擾專心訓練,并等待第二次聽證會帶來好消息。

  事實上,對于一名職業運動員來說,在被宣布將會受到長達8年的禁賽處罰時,這幾乎等同于其職業生涯的終結。禁賽意味著不能參加比賽、不能利用任何官方的場地進行正規的訓練,甚至不能再接受來自于國家隊、地方隊教練員的指導。這對運動員的打擊是巨大的,意味著很難再保證原有的競技狀態。

  往年,孫楊要么在國家體育總局游泳館中奮力游進,要么是在昆明高原基地,還有可能在澳大利亞的黃金海岸接受洋帥丹尼斯的指導。而現在,情況發生了巨大變化,但即便是在無法正常訓練的日子里,孫楊也沒有降低對自己的要求,除了自主訓練之外,他在飲食等各方面也特別注意,體重幾乎沒有增加。因為他一直在等待奇跡的出現。

  不過在堅持訓練期待重回賽場的同時,孫楊也是做了很多考慮的。比如他此前曾透露過,就算不能再回到職業賽場,也不會離開自己深愛的游泳事業。他說:“未來我也一定會堅守體育,做一些青訓工作,給國家培養后備游泳人才?!?/font>

  而北青-北京頭條記者也了解到,就算孫楊禁賽期內在游泳領域的各方面會受到限制,他今后也會有很多種人生之路的選擇。繼續堅持訓練,期待3年后的巴黎奧運會復出?這是最為艱難和幾乎不可能的,必要性也不大。

  作為主攻中長距離自由泳項目的運動員,今年年底就年滿30歲的孫楊已經過了運動巔峰期,恢復到最佳狀態就連理論上都不支持,更難以去付諸實踐。人生還有很多路可以走,對于這樣一位職業生涯中有著出色運動成績的冠軍選手來說,即便是今后搞游泳青訓,也完全可以養活自己。

  當然,孫楊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幾經波折,也有人詬病過他的一些爭議行為,不過他對中國游泳做出的貢獻卻是無法抹殺的。我們無法忘記他在倫敦奧運會上拼到虛脫,一人趕超多個世界強隊的高手為中國游泳隊奪得寶貴的男子4x200米自由泳接力決賽銅牌,忘不了他在上海世錦賽和倫敦奧運會上打破男子1500米自由泳世界紀錄的壯舉。此外,孫楊還是奧運會男子400米自由泳紀錄保持者,是2012年倫敦奧運會400米自由泳、1500米自由泳冠軍,2016年里約奧運會200米自由泳冠軍獲得者,是世界泳壇歷史上唯一一位男子200米自由泳、400米自由泳、1500米自由泳的奧運會、世錦賽大滿貫冠軍得主。

  孫楊奪得過11枚世錦賽金牌,在中國男子游泳于世界大賽上獲得的18枚金牌中,孫楊一人獨占14枚,個人單項金牌數高居世界第一。

  在中國競技游泳領域,孫楊取得的成就前無古人。而現在,已近而立之年的孫楊可以重新選擇自己的人生道路了。又或許,心心念念的碧波泳池或許還在巴黎等待著他,孫楊還要繼續努力,堅持自己心中對游泳的熱愛。但無論做出何種選擇,孫楊都值得尊重。

  附:孫楊案件回顧時間軸

  2018年9月4日晚,受國際泳聯(FINA)的委托,IDTM公司的三名工作人員主檢測官(DCO)、血檢助理(BCA)、尿檢助理(DCA)到孫楊住處對其進行賽外反興奮劑檢查,但整個過程并未完成,IDTM給國際泳聯報告說“孫楊暴力抗檢”。

  2018年11月19日,國際泳聯(FINA)獨立的興奮劑仲裁庭就此事件在瑞士洛桑舉行聽證會。

  2019年1月3日,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委員會做出裁決:IDTM此次執行的興奮劑檢查無效,孫楊沒有興奮劑違規行為,并注明此次聽證裁決依據FINA反興奮劑有關條款非經運動員方面同意不得公開。

  2019年1月27日,英國媒體《星期日泰晤士報》將該仲裁公開披露。

  2019年1月30日,WADA(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公開表示對于國際泳聯獨立的興奮劑仲裁庭的仲裁表示不滿,并決定將此案上訴至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

  2019年3月12日,WADA就孫楊暴力抗檢一事正式上訴至CAS。

  2019年11月15日,CAS在瑞士蒙特勒舉行了孫楊事件的公開聽證會,當日通過CAS網站對聽證會進行了全程直播,之后直播錄像發布在網站供公眾回放查看。

  2020年2月28日,CAS宣布孫楊未能遵守WADA的規定,決定對孫楊禁賽8年判決,即日起生效。對于CAS的裁決,孫楊方面表示不服。

  2020年4月30日,孫楊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就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裁決其禁賽8年提起上訴,要求撤裁,獲得受理。6月15日,孫楊追加申請重審仲裁裁決。7月底,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確認了孫楊最新上訴已獲得受理。

  2020年12月24日凌晨,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結果為:撤銷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此前涉及孫楊的裁決,并將該案件發回到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由新的小組主席帶領的仲裁小組進行重新審理。

  2021年6月22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宣布裁決結果: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宣布將其禁賽期縮減至4年零3個月,從2020年2月28日開始對孫楊執行處罰。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