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德興:12強賽是主客場or賽會制?亞足聯都沒答案

馬德興:12強賽是主客場or賽會制?亞足聯都沒答案
2021年06月23日 09:46 國內足球綜合

  來源:馬德興 德興社

  卡塔爾世預賽亞洲區12強賽參賽隊已經全部產生,各隊都在等待著7月1日的抽簽,以便更有針對性地擬定備戰計劃,更好地進行準備。不過,鑒于目前全球范圍的疫情,12強賽能否如期按計劃以主客場制順利展開?坦率地說,恐怕連亞足聯都沒法給出一個肯定的答案,盡管12強賽的賽程以及賽制早在三年前就已經完全敲定。一個現實情況是:亞洲境內不同國家和地區之間的疫情以及各自的應對舉措讓各隊的備戰以及出行受到了極大的限制。

  當中國男足結束阿聯酋戰事返回國內時,目前正在蘇州接受隔離。實際上,接受隔離的并不只是中國男足,特別是東亞大區的球隊。此次40強賽八個小組中,除了日本、韓國兩個東亞國家承辦之外,中國因為突發變故而改到了西亞,這使得其他六個小組的比賽全部都在西亞進行。相比而言,西亞各國和地區因為對疫情的管理模式與我們國內存在著不小的差異,因而,像參加12強賽的球隊中,西亞球隊如阿聯酋隊、沙特隊、敘利亞隊、伊朗隊、黎巴嫩隊、阿曼隊、伊拉克隊等基本都不存在賽后“隔離”一說,而像阿曼隊、黎巴嫩隊還前往多哈繼續參加年底的阿拉伯杯賽資格賽。

  但東亞大區的情況則完全不同,像韓國、日本因為在本國進行賽事,40強賽結束之后,國內K聯賽與J聯賽都已經全面恢復,征戰亞冠聯賽的隊伍則已經出發為亞冠而戰。而澳大利亞隊在離開科威特之后,回國的球員需要進行隔離;越南隊則是回到了胡志明市,同樣需要接受隔離,只不過采取的方式與中國男足不同,采用的是“7+7+14”的方式,即在胡志明市指定的酒店里進行7天醫學隔離、然后7天在家自行隔離、14天自我醫學觀察。

  而且,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類似像這種隔離的舉措恐怕全球范圍內的疫情不改變,就將一直持續下去。即便是像韓國,像先前韓國女足赴蘇州參加奧運預選賽、男足在3月下旬赴日本參加一場國際A級賽,賽后回到韓國之后,都直接拉到坡州基地內進行至少7天的隔離,之后還有醫學觀察期,等待。這就是說,至少在東亞大區(包括東亞以及東南亞)范圍內,如果12強賽按照事先設定的賽制與時間表進行的話,“隔離”恐怕是無法避免的,畢竟各國和地區從自身的防疫抗疫角度出發,都是可以理解的。

  不止是“隔離”問題,各國和地區在疫情期間所實施的標準與要求是完全不同的,就像這一次中國男足不得不從蘇州移地阿聯酋,就是這種不同標準所致,可是,這些客隊中的人員是符合國際足聯、亞足聯的參賽標準的。假設未來12強賽中,再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又該如何處理?要知道,40強賽相比而言因為各隊實力上的差異,多一個人、少一個人影響不算很大。但到了12強賽階段,每一場比賽、每一名球員對參賽隊伍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畢竟是直接關系到能否進軍世界杯的大事,而且每一支球隊都需要考慮“國家利益”、都強調“國家利益”,屆時肯定據理力爭、決不讓步,甚至有可能會引發外交上的爭執。這樣的事情,以往亞洲足壇并非沒有發生過。

  當然,類似像國際航班不便之類的事宜,就更無需多言了。而且,就在數天前,亞足聯秘書長溫莎就亞足聯二級俱樂部賽事——亞足聯杯小組賽東南亞區三個小組的比賽事宜公開表示:迄今為止,三個小組的比賽尚未找到主辦地,而且中立地也沒有會員協會愿意承辦,所以,最糟糕的結果就是取消東南亞區的小組賽。這恐怕也是疫情所致。東南亞也屬于東亞大區,越南隊將是征戰12強賽的唯一一支東南亞球隊,越南的兩家俱樂部球會將出戰亞足聯杯小組賽,但越南的球會都不愿意承辦,其實已經很說明問題。

  澳大利亞隊主教練阿諾爾德在球隊出線之后曾這樣說道:“你問我下一步?我說實話自己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們是否在今年年內可以在澳大利亞境內參加比賽,更不知道如果是在海外進行比賽的話,究竟會在哪里進行。我完全沒有概念?!卑拇罄麃嗞犝绞苤朴趪鴥鹊姆酪哒叨艞壛?0強賽的主辦機會,而澳超的三家俱樂部球會都宣布退出了今年的亞冠聯賽。

  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據稱,12強賽中的不少足協已經向亞足聯明確表示:很難按照主客場制的方式打完12強賽,最好還是采用類似40強賽第二循環的那種賽會制,相對比較安全一些、可操作性也更強一些。

  實際上,對于12強賽如何進行的問題,不管是中國足協抑或還是其他參賽隊都甚為關心,而且也一直在不斷地與亞足聯方面保持溝通。但是,至少到目前為止,亞足聯給出的說法還是“沒有‘B方案’”。

  其實,站在亞足聯的角度考慮,確保所有參賽運動員、教練員以及官員的健康、安全,當然是目前疫情下辦賽的首要原則。但另一方面,亞足聯其實也不得不考慮自身的現實情況,特別是商業利益問題。受到疫情的影響,全球范圍內的足球產業都蒙受了巨大的損失,亞足聯也不例外。亞足聯最大的收入來源就是賽事的電視轉播權以及贊助。這其中,“最大頭”就是世預賽,甚至超過亞洲杯賽本事。而且,亞足聯也是按照早就擬定好的賽制、賽程展開營銷的前期工作。如果突然改變賽制,則商業方面所蒙受的損失,說得不好聽一些,就是會令亞足聯“破產”!過去的2020年一年的情況就已經給出了很好的說明。

  所以,某種程度上,亞足聯是不希望改變現有賽制的。當然,這不是在說亞足聯“要錢不要命”,而是想說,在可能的情況下,亞足聯考慮的問題肯定更廣泛、更全面,而不會僅僅只是站在某一方的角度。如今,亞足聯給出的說法“沒有B方案”也確實是一種真實的情況,因為恐怕連亞足聯都沒法確切地知道接下來的12強賽將如何進行。

  而且,12強賽與2023年亞洲杯預選賽第三階段比賽不同。像世預賽亞洲區第二階段40強賽與2023年亞洲杯預選賽第二階段比賽“合二為一”,拿到12強賽參賽權的隊伍已經拿到了2023年亞洲杯賽的入場券,但從12強賽開始,這項賽事完全由國際足聯負責主辦、亞足聯僅僅只是承辦,屬于“代管”性質。隨后幾乎同一時間展開的2023年亞洲杯預選賽第三階段比賽才是亞足聯主辦的賽事,所以,為什么在40強賽全部結束之后,亞足聯早早地就宣布2023年亞洲杯預選賽第三階段比賽的競賽方案不變,但競賽時間已經進一步后延了。

  按照亞足聯最初提交的競賽時間表,亞洲杯預選賽第三階段小組賽定于今年的11月16日展開,但如今已經延后至2022年2月1日展開。小組賽總共6輪比賽,全部都將在2022年進行,至9月27日結束,產生另外的11支出線隊。加上通過40強賽已經產生的12支隊伍以及東道主中國隊,共24隊參加定于2023年6、7月間在中國進行的決賽階段比賽。

  亞足聯之所以將亞洲杯預選賽第三階段比賽的時間延后,恐怕也是著眼于目前整個亞洲范圍內的疫情現實,希望能夠多出一些時間,不僅僅是給各隊更多的準備時間,更希望像疫苗等各種防疫抗疫舉措能夠產生效果,讓足球能夠恢復正常。

  但是,12強賽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這一方面是國際足聯負責主辦的賽事,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有嚴格的時間限制,畢竟卡塔爾世界杯賽的時間表早就敲定,參賽隊的產生不僅僅只是亞洲范圍內,還涉及到跨洲附加賽,國際足聯的設定的時間是在2022年6月份之前結束全部預選賽,以便32支隊伍能夠有時間備戰決賽階段比賽。所以,“B方案”的問題根本就不是亞足聯一家可以做出的。

  盡管不少足協都提出希望12強賽沿用賽會制,這或許是一個看上去較為可行的方案。但是,一旦采用賽會制的話,將產生的連鎖反應恐怕更大,而且不僅僅只是亞洲這個層面,甚至有可能會動歐洲足壇的“奶酪”,這是國際足聯無論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姑且先不說“賽會制”的主辦地問題,一旦采用的話,首先帶來的問題就是時間。眾所周知,國際足聯設有“國家隊比賽日歷”(MEN’S INTERNATIONAL MATCH CALENDAR),在這個指定的國家隊比賽日期間,各俱樂部需要無條件放人。今年5月31日至6月15日,世預賽亞洲區40強賽之所以可以在這個時間段內進行最后四輪比賽,是因為國際足聯早在2020年9月的理事會會議期間就提前做出的決定,即將原定的5月31日至6月8日這個國家隊比賽周期延長一周,而且規定最多進行的比賽場次為4場,目的就是為以后可能出現的變故提前做好準備。結果,至2021年2月下旬,這個比賽周期就被利用上了,應各會員協會的要求,40強賽延期至今年6月份進行。

  換而言之,假設12強賽要采用賽會制的話,首要推薦就是必須有足夠長的“國家隊比賽周期”,時間足以安排進行12強賽的輪次。但根據現有的國際足聯“國家隊比賽日歷”,從今年下半年起,已經沒有像今年6月份那樣的“大比賽日”也就是可以進行4場比賽的時間了,都是最多只能進行2場比賽的“小比賽日”。[詳見下表]

  這就意味著:如果采用外界所希望的賽會制的話,國際足聯就首先需要召開理事會會議,專門就給亞足聯增加或調整國家隊比賽日進行審議通過。但這顯然不現實,因為這很有可能會引發其他各個大洲的意見,尤其是歐洲的各家俱樂部,這將影響到歐洲各國和地區聯賽的正常進行。站在國際足聯的角度,當然不會干這種事情。

  而這其實也引發另外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就是海外球員的問題。早在1998年法國世界杯預選賽亞洲區比賽采用主客場制之前,像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以及1994年美國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時,就是分別在新加坡與卡塔爾進行。中國稍年長的球迷印象很深,特別是89年獅城之戰,中國男足兩次遭遇“黑色三分鐘”而“只差一步到羅馬”,而近鄰日本隊則遭遇了類似中國隊的“多哈之夜”而無緣歷史性出線。

  疫情之下,似乎此番重啟“賽會制”,就是回歸30年前??墒?,時代已經完全不同了。那個時候放眼亞洲,能有幾名球員可以在歐洲俱樂部踢上球?但30年后的今天,以韓日為代表的東亞球隊、以伊朗為代表的西亞球隊,另外還有澳大利亞隊,這四支球隊連續代表亞洲參加了2014年、2018年世界杯賽,一個很重要原因就是如此多的球員分布在歐洲各職業俱樂部,特別是日本和伊朗、澳大利亞,完全可以組成“全歐班”參賽。

  如果12強賽不是在國際足聯指定的國家隊比賽窗口進行,這些在歐洲效力的球員就無法回國勤王。這就好比現在的中國隊如果沒有武磊加盟,中國球迷能夠答應?而放置于其他球隊,又何嘗不是如此?于是,賽會制又何以展開?

  當然,對于那些西亞特別是阿拉伯國家而言,他們肯定希望是賽會制,因為他們基本沒有海外球員,是否在國際足聯指定的國家隊比賽窗口進行,對他們而言根本就無所謂。而且,他們肯定希望最好放在西亞進行,這樣對他們更有利。但是,以韓日澳伊(朗)為首的這些強隊,能夠同意嗎?換做是中國隊和中國球迷,能夠答應嗎?

  所以,12強賽采用賽會制?恐怕基本沒有可能。于是,剩下的恐怕就只能是按照既定的時間表以及賽制完事。在這種形勢與情況之下,各隊的自身問題或困難就只能是“自己扛”。對中國男足而言,面對目前國內的現實情況,同樣不例外。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